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两大分析师质疑西部矿业为何顶部买回30亿园

2019-02-02 15:44:03

  两大分析师质疑:西部矿业为何顶部买回30亿矿产

  进入[西部矿业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两大分析师质疑:西部矿业为何顶部买回30亿矿产

  西南证券分析师兰可连用两个“奇怪”来评价;渤海证券分析师靳海明认为“收购动机值得怀疑”

  短短一个多月,西部矿业连发数个公告,收购了一系列矿产资源股权,涉及金额达29.83亿元。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现金为王的背景下,西部矿业()逆势扩张的举动引人瞩目。虽说越是市场低迷的时候,越要出击,可以以较少的收购成本获得较大的收益。但西部矿业这一系列动作,很多分析师并不看好,他们认为“收购的价格太高”、“对公司的收益影响有限”。

  “有色金属价格在明显地下跌,西部矿业为什么还要那么着急收购?”渤海证券分析师靳海明质疑道,“况且收购的价格偏高,收购动机值得怀疑。”

  更令人看不懂的是,这次巨资收购母公司的部分资产,曾经是西部矿业低价剥离出去的,这次买回来的价格却是原来出让价格的几倍。

  高溢价收购32.49亿元资产?

  针对分析师的质疑和一系列收购,西部矿业一名工作人员对理财周报表示,公司不想对分析师的评价作出评论。

  的收购是,以110693.79万元购买西部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西宁特殊钢集团有限公司39.44%的股权、用8270.64万元购买西矿集团控股子公司青海西部资源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四川夏塞银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以65.45万元的价格购买西部资源所持青海西部矿业规划咨询有限公司60%的股权、以9289.38万元购买青海西部矿业地质勘查有限公司所持的青海省大柴旦镇中间沟—断层沟铅锌矿详查探矿权。

  加上此前10月份西部矿业用34804.99万元的价格购买西部矿业集团持有内蒙古双利矿业有限公司50%的股权,一个多月来的五项收购消耗掉了西部矿业32.49亿元资金。

  公司公告对于上述收购均给出了正面评价,诸如淋湿心情公司通过本次收购将从产业协同效应中受益、分散原料供求环节的市场风险、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和形成规模成本、获得更多的矿区资源等。

  但显然市场并不这么认为,这一切在靳海明看来,只是“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而更普遍的想法是认为“收购的价格太高”。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西部矿业收购的矿产价格评估基准日都在9月30日,而进入10月份以后,有色金属价格大跌,西部矿业仍然以那么高的价格受让股权,这事非常奇怪。”西南证券分析师兰可连用两个“奇怪”来分析说。

  靳海明也质疑说,“金属价格的下跌是看得见的趋势,为什么不能再等等呢?”

  以公告发布日为基准,11月21日上海金属价格指数收于16969点,而9月26日(9月份一个交易日)该指数为26117点,跌幅达到了35%。在具体产品上实际跌幅更多,比如11月21日上海金属现货报价铜每吨报价30750元,9月26日枯藤老树昏鸦则为57050元/吨,下跌46%,铅则从17900元/吨下降到9100元/吨,锌从14000元/吨下降到9050元/吨。

  谁都知道市场价格会影响矿产的估价,但是在市场价格下跌近半的情况下,上述评估价格显然没有做相应的调整。

  对于资产评估基准日的质疑,上述西部矿业证券代表回应说,“首先,这是个评估方法的问题,涉及以收益法评估计算现金流数据时,使用的是过去三年或两年加一期的销售均价,为的就是使价格因素趋于公平。这是相关的评估准则所规定的,评估师都会采取这些市场化方法。”

  “其次是收购时机、对象、成交可能等具体主观的变动因素,公司有自己的评判标准。”

  早在10月8日西部矿业发布收购公告后,靳海明就曾对收购双利矿业行为点评,认为“收购时机欠佳”。

  而兰可也在同一天发布报告指出“双利矿业交易价格偏高”。

  兰可分析说,“双利矿业二号采矿权账面价值2694.95万元,评估值为23285.47万元,增值率764.04%。根据其披露,二号采矿权铁铜矿石资源储量为1278.20万吨,采矿证核定采选规模为4万吨/年,实际达100万吨/年,但未说明铁铜矿石的品位,我们无法对双利矿业未来的盈利能力做出预测。”

  就目前的市场情况,兰可表示,目前大宗原材料产品市场波动加剧,特别是经济前景的忧虑正在加深,钢铁的需求可能会出现较大转折,国内钢铁企业已经开始减产,这种收购对公司是否有利益还很难说。

  但也有分析师认为,从长远来看,市场对铁矿的需求依然很大,在目前这种低迷的状态下介入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

  看不懂的低抛高买

  曾经是上市公司的自有资产,先是低价剥离给大股东,现在又高价购买回来,如果说收购价是各方见仁见智的问题,那低卖高买就完全看不懂了。

  以西部矿业10月份收购的内蒙古双利矿业为例。

  2004年,西部矿业联合其他股东共同建筑爬架出资8000万元设立双利矿业,公司出资4000万元并持有50%的股权。2006年9月,西部矿业在进行首次公开发行前的资产重组阶段,将所持股权以49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西矿集团的控股子公司青海西部资源有限公司。

  今年10月8日公告,西部矿业以34804.99万元的价格又从母公司手中买回双利矿业50%的股权。

  这一卖一买,所花费的价格上涨了598.8%。

  对于西部矿业当时的退出行为,公司解释原因是,由于双利矿业当时仅拥有一个储量前景一般的采矿权,生产规模较小,寻找新增资源储量的地质勘自己在做什么?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初的时候探和开发利用基建项目尚处于进行中,基于突出铅锌铜品种主营业务和提高盈利能力的标准,将该项长期投资资产剥离。

  这一次再次介入,公司公告又认为,双利矿业拥有的霍各乞二号铁铜矿以及霍各乞三号铁矿,两者在探矿方面都取得了进展,资源保有储量增加。

  和内蒙古双利矿业的转手经历相似,这次购买的青海西部资源有限公司所持四川夏塞银业有限公司51%股权,曾经也被西部矿业卖给母公司。

  西部矿业11月19日公告介绍说,在2006年9月资产重组之前,四川夏塞当时仅是一个处于初级勘探阶段的探矿权资产,资源储量可靠程度较低,且项目基建刚刚开始,基建手续尚不符合拟上市公司资产和业绩的标准,故以5761.24万元的价格将该部分股权转让给西部资源。”

  但近两年来,四川夏塞通过地质勘探、详查和实施基建,已将原探矿权升级为采矿权,并建成投产一座年处理矿石13.5万吨的银铅锌矿山,且在矿山周边地区新增有一个探矿权。

  由此,这次收购价格也涨到了8270.64万元,涨幅为43.5%。

  西宁特殊钢铁集团39.44%股权也是从母公司手里受让的,这部分股权母公司刚刚从去年11月份从西钢集团二股东手里买来。值得注意的是,11亿元的价格买来,仍然以11亿元的价格转卖回给上市公司。但这一年期间,钢铁的境况却从高峰跌到谷底。

  疯狂的大小非

  就在西部矿业花费巨资逆势扩张的同时,大小非却疯狂出逃。公告显示,截至10月24日,宁波安瑞盛科技有限公司卖出2250.73万股,高盛旗下的公司减持3170万股

。Topview数据显示,从解禁日7月15日到11月27日,资金净流出额高达26.94亿元。

  原为西部矿业第二大股东的宁波安瑞盛科技有限公司,现在已成为第五大股东,从初的借道理财产品减持,到通过大宗交易系统抛售,所占股权从半年报时的11.3%,降到目前的4.867%。

  近的一次减持,发生在10月8日到10月24日期间,宁波安瑞盛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竞价交易系统陆续卖出627.6万股,通过大宗交易系统陆续卖出1623万股,减持的股份占到0.944%。

  根据三季报,高盛旗下的公司GoldmanSachsStrategicInvestmentsDelawareL.L.C.也在减持,共计3170万股,减持占比1.3%。

  通过查阅Topview数据发现,西部矿业的大小非减持主要通过重庆与北京的席位进行,其中国内大小非主要通过西南证券重庆兴隆路和西南证券重庆沧白路两个席位进行减持,7月15日解禁122370万股以来,这两个席位已经累计净卖出西部矿业10.94亿元;而国外大小非则主要通过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北京北三环中路、国际金融上海淮海中路、北京高华证券北京金融大街、申银万国上海兰溪路4个营业部卖出,7月15日以来已累计净卖出21.89亿元之巨。

  漫长大小非的抛售解禁股的路程还没有结束,以大宗交易平台上,西南证券重庆沧白路多次出现,与中信证券北京北三环中路等营业部倒手西部矿业,以达到能够在二级市场上出售的要求。

  就在11月27日,西南证券重庆沧白路还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出售西部矿业1500万股。

  “大部分限售股于7月解禁,三季报已经显示非战略性入股的股东获利欲望较强,短期抛压依然严重。”兰可建议说,西部矿业暂时不是介入的时机,西南证券对西部矿业的评级为“卖出”。

  多元化扩张充满争议

  更令分析师感到隐忧的是西部矿业目前主营业务主要集中于铅锌铜业务,这次购买的铁矿资源“风险颇大”。

  “铁矿是公司非核心业务,风险颇大,关键的是其投资成本也高。”兰可告诉。

  他认为,国内矿业公司都属于初创阶段,规模都较小,在成长的初级阶段更应该关注于自身的核心业务,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完成由专业化——一体化——多元化的转变。

  这是西部矿业第二次涉足铁矿业务,早在今年5月份就认购澳大利亚从事铁矿风险勘探的FerrAus公司10%增发股份。公告称,公司希望能够通过国际、国内两个平台,充分发挥国际市场的矿业经营新理念并借助国内市场的地缘优势,参与国内的铁矿石资源开发,终形成公司新的产业板块,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

  对于这个问题,上述西部矿业证券代表解释说,这次进入铁金属资源品种的完整产业链,包括之前介入磷资源品种,是在贯彻西部矿业的“资源战略和国际化战略”。

  有限的收益还要面临有色金属价格下行的危险。毕竟,该轮有色金属行业周期在走下坡路。对西部矿业而言,目前几乎是全行业的亏损。

  未来有色金属的市场行情也许将进一步下探,长城证券分析师雷澳洲家具海运万钧在研究报告中认为,他们预测2009年铅、锌、铜均价将下跌15%、17%和25%,以铅锌铜为主业的西部矿业或许还没有到坏的时候。

  相对来说,得邦证券分析师李晓红的看法则要乐观许多,她告诉,“西部矿业所谓的多元化发展,主要指的是品种的多元化,如果从行业来说,这还都属于有色金属矿产开采的范围,即使涉足铁矿等黑色金属的业务还是没有跳出矿产开采这个圈子。西部矿业很多矿产都不是单一的矿产,每一个矿产里都有多种金属,为了充分利用各种资源,提高整体的效率,品种多样化发展是业内人比较认可的发展方式。”

  目前西部矿业拥有铅、锌、铜矿资源360万吨的年开采和处理能力,另外还有锌6万吨、铅5万吨、硫酸14万吨和百河铝业(在西宁)电解铝12万吨的冶炼能力。

  目前西部矿业公司全资持有或控股经营五座矿山,分别是锡铁山铅锌矿(150万吨矿处理能力)、获各琦铜多金属矿(130万吨)、赛什塘铜矿(50万吨)、呷村银多金属矿(30万吨)及玉龙铜矿(未生产)。

  不过李晓红也承认,西部矿业在青海地区的发展情况不错,但在青海地区对外矿产投资和后续加工,非常分散,投资很乱。

  “像去年10月份在湖北襄樊地区,投资建立的有色金属工业基地,投资规模达30亿元左右,投资时间长达几十年,连公司都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效益。”李晓红说。

骷髅杯
重庆汽修
厦门窗帘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